邵立中观点》应修法制订有例外条款的罢工预告期社会

作者: 来源:Y校生活 时间:2020-05-23 00:30:34 浏览(560)

长荣罢工画面。   图 : 张良一摄(资料照片)

任何权利或权力的不当使用,就是滥权!罢工权也一样。

这次长荣空服员的罢工,已经是台湾三年内所经历的第三次航空业员工无预警的罢工,社会舆情的反应从第一次的支持,到第二次的质疑,再到这一次可说是一片骂声。民众普遍希望政府修法,明定大众运输业的罢工应该有预告期,减少罢工对旅客的冲击。根据Yahoo最近的民调,有高达85.8%的民众支持订定罢工预告期,反对者只有5.8%,差距非常悬殊。

不过反对者的理由也不是全然没有道理,他们认为,罢工权的行使就是要对社会造成冲击,以求达成抗争的目的。不过这些反对者似乎忽略了一件事,对任何抗争行动来说,能否得到社会的支持与共鸣是抗争成败的关键,破坏社会秩序的作为不是不可以,但是不是符合比例原则,将决定抗争是否具有正当性。

过去关厂工人曾经用更激烈的卧轨方式来表达诉求,纵有争议,但舆论同情与支持的声音却很大。为什幺?因为这些关厂工人面对的是基本劳动权或甚至是生存权的受损,所以整个社会都愿意当他们的后盾,忍受一时的失序。然而这两次航空业员工的罢工,主要只是想争取更好的福利待遇,甚至是排挤同为劳工的非工会会员(禁搭便车条款),这样的诉求当然可以罢工,但是不应该以突袭、绑架旅客的方式来表达,这种做法很难得到社会的同情。

对资方给的待遇福利不满,绝对有权利罢工,但用白话一点的话来说,就是不满应该冲着老闆来,不该去伤害无辜善良的第三者—旅客。对于所有的企业来说,客人就是衣食父母。选择搭乘长荣的旅客,是因为信任长荣这个团队(包括资方与劳方),相信长荣团队能够準时、安全、舒适地将他们运送到目的地,然而这些旅客的旅行计画却被他们所信任的这个团队里的一部分成员蓄意破坏,而且为的只是想要谋取更好的福利,而不是基本的劳动权益,这样完全自我中心的行为,当然躲不掉社会的指责。这受影响的数以万计的旅客中,可能有人出国一趟不容易,也可能有人有不可延误的重要行程,却因为部分空服员想要争取更多的津贴,或因为工会不想让非工会劳工享受同等福利(禁搭便车条款),因此就被无辜牺牲了。至于很多惨澹经营的中小型旅行社,遇到这种问题更是欲哭无泪,赔钱活该!这个社会怎幺可以容许某些人因为小众的私利,而去伤害大众的公益呢?

至于要透过罢工对资方造成冲击和伤害的主张,与罢工预告期的制定并不必然有牴触。以这次长荣空服员罢工的例子来说,即便是有预告期的制度,罢工仍然会对资方的营收造成重大的影响,仍然会对运输秩序产生冲击,预告期只是要避免罢工权被滥用,被任意用来伤害善良第三者以遂行诉求的目的而已。两军交战,让无关的第三者有足够的时间离开交战区,这是最起码的道德。

虽然目前的「劳资争议处理法」已经授权县市主管机关有权要求停止罢工,强制交付仲裁,但实务上行政机关受制于选票的压力,根本不太可能公亲变事主,跳出来扮黑脸,而且由行政权来限制罢工权的行使,也不妥当,所以这把尚方宝剑根本是形同虚设。因此,针对大众运输等国计民生产业制定罢工预告期以防止罢工权被滥用,既是社会多数意见,也是实务上所必须,政府不可以拖延迴避。不过,为了防止罢工权受到过度的阉割,罢工预告期可以制定例外条款,明定必须立即罢工始得维护重大劳动权益的紧急情况下,得以免除预告期的规範。至于甚幺才是必须立即罢工始得维护重大劳动权益的紧急情况,必须由司法或公正的第三方仲裁单位为之,不能让工会自行认定。

任何权利或权力的不当使用,就是滥权!罢工权也一样。这次长荣空服员的罢工,已经是台湾三年内所经历的第三次航空业员工无预警的罢工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