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理之父爱伦坡与机器人之父艾西莫夫跨越时空玩摇滚!

作者: 来源:Y校生活 时间:2020-07-12 03:52:47 浏览(480)

推理之父爱伦坡与机器人之父艾西莫夫跨越时空玩摇滚!

爱伦坡(Edgar Allan Poe)被誉为推理小说之父,也是短篇小说家的一大先锋,不仅在文学界的影响力无远弗届,更有许多电影人与音乐人也受到他的薰陶,翻拍他的作品登上大银幕,或者将他的诗词填入歌曲当中。较不常见的是,其实还有同样喜爱爱伦坡的电影人与音乐人合作完成音乐专辑。

1976 年,苏格兰前卫摇滚(progressive rock)乐团「亚伦派森实验计画」(The Alan Parsons Project),就是以爱伦坡的作品集《Tales of Mystery and Imagination》为题,推出乐团的首张专辑。

其中收录的歌曲也直接以爱伦坡的作品为曲名,比如〈乌鸦〉(The Raven)、〈告密的心〉(The Tell-Tale Heart),甚至专辑的整个 B 面几乎以〈厄舍府的没落〉(The Fall of the House of Usher)这篇小说为概念,依照故事的起伏顺序谱写了五首连续的歌曲,并且搭配拟仿雨声和敲门声的环境音效,画面感十足。

至于这张专辑是在什幺因缘下诞生的呢?事实上,早在乐团的两位主要成员派森(Alan Parsons)和沃夫森(Eric Woolfson)相遇之前,沃夫森早就开始创作以爱伦坡为题材的音乐素材,试图打造一张具有文学色彩的概念专辑(concept album)。

1974年,两人相识于着名的艾比路录音室(Abbey Road Studios)。身为录音工程师的派森与具词曲创作专长的沃夫森一拍即合,两人合作製作了许多其他艺人的唱片。之后,沃夫森邀请派森为他录製过去以爱伦坡为题材创作的歌曲,于是两人乾脆组成乐团,并诞生了《Tales of Mystery and Imagination》这张专辑。

当时出刊的《告示牌》(Billboard)杂誌如此评论这张专辑:「爱伦坡赋予的概念有多重要当然无庸置疑,不过整张专辑本身就够撑起为一张够格的音乐作品了。」这张作品的可听性,甚至让该评论称说它「充满电台播放的潜力」(strong FM potential)。

但这还只是这张专辑本身的故事开头而已。

1987 年,乐团成员派森回到录音室,为《Tales of Mystery and Imagination》这张专辑重新混音。这一回,他手中拥有一样相当具份量的混音素材──一捲由奥森‧威尔斯(Orson Welles)亲自录製的录音带。

据闻这位以自编自导《大国民》(Citizen Kane)而扬名好莱坞的重量级导演,在听过他们的演出之后,自己录製了一捲亲口朗读爱伦坡作品的录音带,寄给派森。威尔斯朗读的部分,可以在混音过的〈梦中梦〉(A Dream within a Dream)和〈厄舍屋的没落:序篇〉(The Fall of the House of Usher: Prelude)的开头听到。

至于威尔斯朗读的内容,〈梦中梦〉的部分取材自爱伦坡的非小说选集《Marginalia》,〈序篇〉则主要混合了取自诗选《Poems of Youth》中〈Introduction to Poems – 1831〉的一段,以及《Marginalia》的另一段。毫无疑问,和派森相比,威尔斯对爱伦坡的喜爱与熟悉完全不遑多让。

威尔斯低沉的嗓音,搭配派森在专辑混入 80 年代前卫摇滚专辑中相当流行的残响效果(reverb),并增加了许多吉他乐句,大大增强了专辑的空间感与神祕感。《All Music Guide》的乐评迪加内(Mike DeGagne)称这张专辑是「一趟彻底迷惑心灵的听觉之旅」,并且勾勒出「史上最迷人文学要角的一幅生动画像」。2010 年时,音乐杂誌《Classic Rock》也将这张专辑选为「50张打造出前卫摇滚殿堂的专辑」之一。

幸亏有沃夫森的文学底子,与派森的丰富音乐製作工程经验,加上奥森.威尔斯锦上添花,才能携手打造出这张摇滚音乐史中相当特别的作品。

不过《Tales of Mystery and Imagination》并非「亚伦派森实验计画」唯一一张融合文学概念的专辑,1977 年乐团发表的第二张专辑《I Robot》,则是以科幻小说大师艾西莫夫(Isaac Asimov)的同名小说作品为概念所创作。这张专辑也是从沃夫森的开始发想,沃夫森甚至还徵得艾西莫夫本人的同意,才得以完成。

对任何同时喜欢经典文学与老摇滚的人来说,亚伦派森实验计画都是一个相当适合入门前卫摇滚的对象。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Piano Piano!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