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理故事影像化,文本与影剧的顶尖对决──侧记台湾推理作家协会

作者: 来源:Y校生活 时间:2020-07-12 03:52:51 浏览(941)

推理故事影像化,文本与影剧的顶尖对决──侧记台湾推理作家协会

2015 年 8 月 22 日,台湾推理作家协会举办第十三届徵文奖颁奖典礼暨第十四届年会。过去协会曾办理主题为推理创作、阅读与出版的相关演讲,今年由资深出版者冬阳担任主持人,以「推理故事影像化:美梦还是白日梦?」为题,邀集剧作家兼影评人的李达义,以及投入推理影剧创作的协会成员陈嘉振,从写作者的角度出发,探问作品的发展性。

生活中经常接触传播媒体的我们,对电视剧与电影的播出绝对不陌生。以欧美、英国、日本等国推出优良作品,如《CSI 犯罪现场》、《告白》被改编成影剧的案例,冬阳代台湾创作者抛出问题:除了作家的身份之外,是否可能成为电影、戏剧的编剧或参与者。这是可供追寻的美梦,还是如白日梦般的错误想像?

台湾影剧圈有推理剧的概念或事实吗?若说李达义经历业界的真实面,说法充满人性险恶般的务实,那幺陈嘉振所分享的个人体悟则属一连串的传奇了。

李达义举美国为例,表示生产者投资前,已能预知市场规模,有足够的数据判读未来获利,然而台湾影剧圈的生态并非如此。收视率最高的电视台八点档未必要将推理题材纳入戏剧主轴,摇笔桿的编剧居于影剧产业的末端,时常面临有志难伸的困境,只能执行别人给予的大钢,把角色、剧情、推理处理完整。製作人找电视台包案拍摄,从製片费用中获取利润,难以兼顾品质,而电视台也不在乎编剧书写的题材,这点为台湾影视圈的致命伤,不过他仍期许创作者保持乐观的心态持续创作。

陈嘉振以个人创作历程为基础,提及台湾影剧圈即便有推理题材,也以偶像剧包装,未来是否会有较为专精的推理剧的作品?也许要等到剧种大量推出后,才可能以「推理剧」的名词定义。至于戏剧如何从无到有,陈嘉振偶然结识连奕琦导演,更因编剧牵线而拿到修改《甜蜜杀机》剧本的机会;而 FB 官方网站叙明製作人顾超欲拍摄类似CSI构想的推理戏剧,他们当时寻觅愿意投资发行的电视台公司,以致《鉴识英雄》产出。

举数部知名电影为例,与谈人分析从文字经验转换成影像,并造成轰动的成因。《龙纹身的女孩》、《达文西密码》均改编自全球销售八千万册的超级卖座小说,从李达义的观点看来,历史和推理易结合,前者小说结构缜密,运用具有时代感的骇客题材,结合纳粹的历史素材,后者回到历史场景,热销的元素为达文西和圣经;两部的小说和电影差距极大,但电影的拍摄可能更为锦上添花。他认为与其揣测如何把推理剧变得卖座,倒不如思考如何运用推理技术让创作畅销。至于原着和电影都很优异,在评论界和票房皆达成最高成就的《沉默的羔羊》,题材为杀人魔,以惊悚片为号召,但同时拥有办案成分。该剧非单纯破案,乐趣在于三个要角都具有故事性,电影是个旅程,而角色经过事件后产生根本性的变化。要探讨如何把推理融入戏剧,需要回到角色的弧线,重点应该在英雄旅程上。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