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沙:内政部警官不是王‧只有总警长有权指示做事

作者: 来源:S生活汇 时间:2020-07-10 11:58:07 浏览(698)

慕沙:内政部警官不是王‧只有总警长有权指示做事(吉隆坡5日讯)即将退休的全国总警长丹斯里慕沙哈山揭露,一些警官被调到内政部服务就以为自己是王(raja),指示警区主任做事。他劝告这些警官不要这样做,因为警队内,只有总警长和高阶警官才有权发出指示。他说,这些来自内政部的“第三者”,尤其是在内政部服务的警官插手干预执法行动,不但越权,而且借“部长”或其他有权力者之名,向警区主任下达命令。黑手伸入将扰乱警务他促请有关人士马上停止这种做法,而新任总警长也会关注此事,因为任由这种情况发展下去,警队将乱七八糟,以及出现不同派系而四分五裂。他以前就消灭了警队内不少派系。他接受《马来西亚前锋报》的访问时也强调,警察依指示办事,不过,如果有人包括他本人和内政部长发出错误的指示,警察可以不必遵守,因为在警察法令20(3)条文下,所有指示必须依据法律发出。警队和内政部应互相尊重“若有关指示不对或有合法,我们不必遵守,否则我们同样有错,都要受惩罚。”他说,根据警察法令,监管和发出指示是属于全国总警长、总警长、警区主任、警局长的权限,其他人无权直接向警局长或州警长下达指示,否则全国总警长有权採取纪律行动对付越权的警员。他认为,警队和内政部的合作,需要良好的共识、互相尊重,内政部的责任是协调警队的执法工作,若缺乏共识,就会出现很大问题。“在内政部的‘第三者’给不同意见否定警察要进行的计划,或令有关计划失败。”他指出,警察是站在维护治安的最前线,人民知道谁是罪犯,若警察不逮捕罪犯,人民会质疑到底是警察保护他们,还是内政部在保护他们。他说,内政部掌管警队的财务,警队要购置任何仪器或配备都须经过内政部批准,因此,双方之间有共识是很重要的。“我们才真正知道自己所需要的东西,我们若觉得这样东西好, 但上层却不批准买, 这将会出现矛盾。”当41年警察 自认问心无愧将在下週日卸任,回味41年在警队的服务生涯,他自认问心无愧,同时也为卸下总警长这个重担而感到些许解脱,终于能够“喘一口气”了。未认真考虑退休后动向慕沙哈山受访时直言,身为全国总警长,肩上的责任不言而喻,国家安全问题、人民的种种困境、犯罪问题都是属于总警长管辖範围内的职责,而当他第一时间知道自己不获续任时,第一个念头就是“解脱”。“我终于可以休息了,在警队服务了41年,我已经付出最大的努力为国家服务。”询及退休后有何打算,慕沙哈山笑言没有认真想过,不过让他迫不及待的就是履行祖父的责任,帮忙照顾孙子。“照顾小孩要从小开始,不然他们长大后可能已经太迟了。这也是我身为马来西亚国民的社会责任之一,我还想当个好公民呢!”提醒切记警队宗旨对于未来的期许,他还是刻刻不忘警队的动向,希望全体警队成员能够在他退休后继续为人民提供最好的服务,同时也不忘提醒他们切记警队的宗旨,不要做出有辱警队声誉的举动。“最重要的是,不要滥权,不要贪污,时时刻刻把人民国家放在最前位,满怀自豪为国家呈现你最好的一面。”其次,他才提及对家人的期望,希望没有孩子都能够在自己的领域有所贡献,“虽然他们没有一人成为警员!”卸下总警长的职务,私人时间明显会增加,慕沙哈山也将有更多时间追求的他兴趣。“骑马、阅读、教育等都是我的兴趣,我也喜欢利用自己多年来的生活经验,给予年轻人多一点教诲,就在前天,我就到阿松大中学演讲,为学生讲解有关国庆日的课题。”最大挑战面对人民怨声身为总警长,面对的最大挑战莫过于人民不断的反对声浪,尤其是针对自由言论及基本人权的课题。他说,他上位的时期,人民的怨言高涨,不满警队在自由言论及人权课题上所扮演的角色,认为警队打压人民的自由。“不过,我认为这是正常的。当国家在进步,人民也开始觉醒,通过互联网或各种形式的媒体获取更多外界的意见,而开始要求“绝对”的自由。”他说,人民开始认为警队不应被赋予过多的权力,这是有所意图的,为的只是能够为所欲为,而让警方不能对付他们。他表示,警队在接下来的时间还是会面对同样的问题,公众要求一个更具透明度的国家,警方在採取任何策略或措施时,都必须保持公正,这就是警队面临的挑战。须公正採取行动他也指出,警方在面对人民的批评时,都给予正面的回应,认真面对这些控诉。“有人报警说警员贪污,我们便推行反贿赂运动。除此之外,在我任职的4年间,我们也增建警局、增加警员人手、提昇设施器材,作出种种改革计划,为的就是提高警队的服务水平。”他说,通过这些计划,他看到警队的进化,警队尊重人民,重视人民的反应,相对的,人民也给予警队支持。就慕沙哈山本身,他也开放一个投诉系统,让公众能够直接通过这个系统向他反映,借此更能接近民声。谴责挑拨种族捞私利者提到国家问题,慕沙哈山便显得严厉,谴责一些企图利用种种课题挑起人民之间的情绪,只为中饱私囊,以便从中获利。“他们向马来人提出这些课题,而当马来人据实回答时,却反被指是种族主义。对于这些人,我们要严厉对付他们。”他也指出,警察开鎗致死嫌犯事件已经被一小撮人政治化。他说,警察必须根据指南和视情况开鎗,警察也需要自卫,但往往发生警匪追逐案件,警察都会被怪罪,罪犯则被当成英雄。“我认为经常声援那些被警察打死的罪犯,并且批评警方没有人权的人,会鼓励更多罪案的发生。”他说,若人人遵守法律,人权就存在,相反的,若大家都不遵守法律,就不会有人权,就如巴勒斯坦的情况。“现在有一小撮人唯恐天下不乱,企图分裂人民,他们的目的是要获得权利。”‧2010.09.05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