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向感

作者: 来源:W生活圈 时间:2020-07-13 17:04:17 浏览(886)

方向感

摄影/林达阳

 

方向感

摄影/林达阳

 

这都是我们以前喜欢的东西,多幺美好啊这样的无用之物,手艺,花束,七彩饰品,翠绿植物,灿烂鱼群。是从什幺时候开始不再对这些着迷的呢?我站在店家巨大的鱼缸前,微微仰着头看,恍惚想着,灿烂的小鱼在玻璃缸中成群游动,敏捷极了,炫目得叫人出神,全然没有发现女孩静静来到我的身边。我与女孩多年不见了,曾经熟悉,无话不谈,但如今已非常陌生,中间发生了什幺事,现在也想不起来了。她指着鱼,好像继续这幺说,「胆子很小,受到惊吓或压迫的话,颜色就会变得很平淡。现在这幺漂亮,应该是觉得非常安心吧。」

有一瞬间,我以为我们又回到彼此最有默契的那段时间了,敏锐又彆扭的青春期,一点点的了解,都是天摇地动的。误会当然也是如此。现在回想起来,「成长」有点像是长年海上漂流、渐渐不再晕船的过程,说不上学习,比较像是适应。「这样啊︙︙」我注视着鱼缸上女孩的倒影,糊糊的,或许因为玻璃品质、或是髒汙的问题,而微微有些扭曲。

 

女孩与我成长背景相近,个性却不同,是谨慎而内敛的那种人,看上去不太伶俐,但处事更清明,成绩一直很好。上次知道女孩的事情是听人转述的,生病了,眼睛有点问题,看东西时画面会轻轻颤动,但只是偶尔如此,正常的时候又与一般人无异,彷彿什幺事都没有发生。原先的出国计画全因此耽搁下来了。花了很多力气釐清病因,但检查来检查去没有个所以然,医生推测是天生如此。这说法太取巧了,真要这样说,世界上又有什幺事情不是「天生如此」的呢?

女孩与我成长背景相近,个性却不同,是谨慎而内敛的那种人,看上去不太伶俐,但处事更清明,成绩一直很好。上次知道女孩的事情是听人转述的,生病了,眼睛有点问题,看东西时画面会轻轻颤动,但只是偶尔如此,正常的时候又与一般人无异,彷彿什幺事都没有发生。原先的出国计画全因此耽搁下来了。花了很多力气釐清病因,但检查来检查去没有个所以然,医生推测是天生如此。这说法太取巧了,真要这样说,世界上又有什幺事情不是「天生如此」的呢?

方向感

摄影/林达阳

方向感

摄影/林达阳

我不知道如何回应女孩的话,或是她所遭遇的事情,只好又仰起头,试图忽略我们映照在玻璃缸上的倒影,将专注力重新放在鱼群身上。不只是灿烂的红莲灯,还有缸中其他水生生物,小虾和笠螺,其他鱼种,此时此刻,都随着水波轻轻晃动。打气的帮浦噗噗运作着,注入过滤的清水,鱼缸里的生物们,全这样摇晃着。除了红莲灯。彷彿自外于浮沉动荡的水流,这些萤光小鱼凭空在缸中游动着,时而忽然静止,全不受水波干扰,像是──该这幺说吗?注视着他们时,我觉得那是一群命运轻忽无常的幽灵……

「好久不见,」我试图对女孩说话,偷偷侧脸看她,而女孩正从怀中拿出相机,举起来,对着转弯游向我们的红莲灯,轻轻按下快门。快门声响的瞬间,萤光的鱼群穿越玻璃缸壁,就从明亮的水族缸中游出来了,就像飞行于深夜山谷当中的萤火虫那样,鱼贯通过于店内陈列缸间的走道,彷彿重新回到了首尾相连的原生河流之中,来回逡巡,整理队伍。一阵骚动后,越过还在发愣、彷彿仍停格于照片当中的我们,凝止于琥珀当中的我们,向着店门口,唯一透漏着阳光的方向游去──

时间似乎停下来了。我看见女孩笑了,很坦然的样子,心里一鬆,感觉某一部分长年堆叠累积起来的自己,也从牢牢嵌合胶着的地方,轻轻的碎散开来。转过身,红莲灯逆着光游远了,通过水族店的门口,逐一慢了下来,有一点犹豫,抵抗着什幺,又有一点退怯的模样。

更远的地方传来大船的汽笛鸣声,不知道是正要进港,还是出航。隐隐约约的,好像有着什幺穿过透明的海风,终于抵达了我们所在之处,在阳光中,绽放出灿烂而乾净的光芒。

林达阳
高雄人。雄中毕业,辅大法律学士,国立东华大学艺术硕士。
曾获联合报文学奖、时报文学奖、自由时报林荣三文学奖、台北文学奖、香港青年文学奖、教育部文艺创作奖、优秀青年诗人奖等。出版诗集《虚构的海》《误点的纸飞机》、散文集《慢情书》《恆温行李》《再说一个祕密》《青春琐事之树》。
FB:dayanglin2013,Ig:poemlin0511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